潭柘寺千年古树  喜欢古树,始自家乡3000多年树龄的银杏树。它历经如此漫长岁月,依然枝繁叶茂,生机盎然,树冠高入云霄,春如绿裙秋成金,成为沂蒙山区一处最古老最迷人的风景。  这株银杏古树,巍然屹立在浮来山半山腰处的平地上,山腰下是一片片阶梯状翠绿的茶园。从古树下向东远望,可俯瞰山下的海岸线蜿蜒伸向远方,浪花拍岸,海鸥飞旋。  刘勰曾在古树下写道: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历经3000多年风风雨雨,这株银杏树目睹着世间的沧桑巨变,银杏树叶稠密如史书中的册页,记载着厚重的历史。  银杏树扎根于浮来山,这座山因古树而远近闻名,因春秋会盟而载入史册,因刘勰创作《文心雕龙》而被天下知。临海而立的浮来山是莒文化发源地,晋代开始修建的定林寺,也是文学理论家刘勰的故居。参天古树下,建有一座文心亭。一树一亭,相映成景。  古刹古树,一南一北,冥冥之中遥相呼应。与定林寺同时代修建的潭柘寺,坐落在北京城西蜿蜒起伏的群山深处,寺中院落里也有一株参天古树。不知从何时起,这株有着1700多年树龄的银杏树被取名为帝王树,高大的树冠婆娑如伞,粗壮的树干遒劲有力,让游人流连忘返。  史书记载: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潭柘寺始建于晋代,四面环山,九峰拥立,古潭清幽,大树参天,帝王树下留下了很多传奇故事。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仰望这一株株历经风雨穿越历史时空的古树,让人心生波澜。巧合的是,浮来山上盛产一种栗香浓郁的绿茶,潭拓寺后山也盛产一种野生的黄岑茶,这两种茶都是汤色清亮、滋味悠长,让人清心静气。  寺与树,树与茶,相依相伴,共同经历着漫长岁月的洗礼。名寺与古树,大树与禅茶,洗尽铅华,相得益彰。如果说四季风雨给古树镌刻下密密匝匝的年轮,这些滋味独特的禅茶就是古树木心的味道,一年年悄然滋养着文化,温润着人们的心灵。  古树有心,文脉传承,这两株古树也目睹着近代以来中华儿女前赴后继、英勇抗争的身影。  在浮来山西南不远处,是鲁东南历史悠久的文化名镇大店。1941年3月至1945年9月,八路军115师司令部驻扎在这里,1945年8月13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个省级人民政府即山东省政府在这里诞生。青砖红瓦、深宅大院的庄氏庄园,见证了一个家族数百年来的变迁,更承载着辉煌的历史。  潭柘寺所在的西山地区,则是京西红色文化最为集中的地方。1939年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就驻扎在门头沟斋堂镇,八路军北渡拒马河,进行游击战、破袭战和地雷战,粉碎了日寇围剿,成为抵御日伪军的中流砥柱。  一年成苗,十年树木,百年成林,千年大树则有浑厚凝重的古朴之风。我一次次走近这一株株千年古树,小心翼翼地抚摸着斑驳坚硬的树皮,仿佛触摸到落满烟尘的历史画卷,刻画着波澜壮阔的历史印记,有“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的悲壮与豪迈,也有“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哀恸与感伤。  站在古老的银杏树下,我从内心深处折服于千年古树顽强的生命力。古树需要有何等饱满的生命张力,才能经历风雨雷电而不动摇,坚强地扎根于泥土,始终保持着蓬勃生机,用生命的顽强和璀璨,给人们带来希望和力量。  仰望参天古树,清风拂来银杏叶清香,我望向树冠高处湛蓝的天空,天地之大,世界辽阔,宇宙浩瀚。